太陽女神
7flow女人圈,  7flow書摘,  薩滿世界

談馴鹿母親,太陽女神,和母性聖誕節

最初那位穿著紅色和白色服裝,衣上裝飾著毛皮,頭戴有角的頭飾或紅色帽子的,其實是女性薩滿!?

母鹿,鹿,母馴鹿:象徵著母性聖誕節的精神

「哦,奇妙的長角母鹿……在它的角中,承載著幸福的陽光……」〜匈牙利聖誕節民歌

在聖誕老人駕著車飛過天空的很久很久以前,是雌性馴鹿在冬至時拉著太陽女神的雪橇。正是在我們「基督教化」異教徒的冬天傳統後,白鬍子的男人,即「父性聖誕節」才隨之誕生。 不像雄性馴鹿會在冬天脫落鹿角,更大,更結實的母鹿在冬天仍能保留鹿角。在冬天,她是領導牧群的鹿。 因此,這個季節,當我們圍著火爐向孩子們講睡前聖誕老人和他的飛行馴鹿的故事時,為什麼不講古老的馴鹿母親的故事呢?是她,曾經飛過冬天最長的最黑暗的夜晚,並在她的角上發出賦予生命的陽光。

deer mother.jpg

從新石器時代初期開始,地球變得更加寒冷,馴鹿群變得更加龐大時,雌性馴鹿受到了北方人民的崇敬。她是「賦予生命的母親」,是牧群的領袖,他們跟隨馴鹿的遷徙,依靠馴鹿供給鹿奶,食物,衣物和住所。從不列顛群島,斯堪的納維亞半島,俄羅斯,西伯利亞出發,穿越白令海峽的陸橋,馴鹿母親都是一個受人尊敬的精神與靈性象徵,代表著生育,母性,再生和太陽的重生(冬至)。她的鹿角被用來裝飾著神龕和祭壇,被埋葬在墳墓中,也被當作薩滿頭飾佩戴。她的形像被刻在石上,織成儀式布料和衣服,鑄成珠寶,被繪製在鼓上,甚至化為刺青在人的皮膚上。

mother christmas.jpg

馴鹿經常描繪成正跳躍或飛過空中,脖子伸著長長的,雙腿前後擺動。她的鹿角經常被描繪成生命之樹,上面承載著鳥兒,太陽,月亮和星星。在整個北方世界,是馴鹿母親帶領世界從過往的黑暗中脫離,為新生活帶來光明和活力。

對於北歐的原著民薩米人來說,貝伊維(Baaivi)是與母性,植物繁殖力和馴鹿相關的太陽女神的名字。冬至時,溫暖的黃油(太陽的象徵)被塗抹在門柱上,作為對貝伊維女神的獻祭,讓她可以增強體力,越來越高地飛向天空。貝伊維常和她的女兒一起被呈現在馴鹿鹿角之中,她們為大地帶回了綠意和肥沃生機。

deer goddess 2.jpg

北方傳說中的許多冬季女神都與冬至有關。

在許多傳說中,她們被一群飛行動物載往天際。有人講述了立陶宛和拉脫維亞的太陽女神索爾(Saule)的歸來。她乘著長角馴鹿拉著的雪橇飛過天界,然後將琥珀石(象徵太陽)扔進煙囪之中。

瑪麗·凱利(Mary B. Kelly)的《東歐女神刺繡》一書中探討了女性神聖紡織品中出現長角母鹿的形象。母親女神Rohanitsa的形象經常跟鹿角一起出現,她還能生出鹿以及人類的孩子。在12月下旬的盛宴日(冬至),鹿形狀的白色冰餅乾常被當成禮物或吉祥物,她的形象也常使用紅色和白色的刺繡來呈現。

在西伯利亞傳說中,馴鹿每年冬天都攝取致幻性的蘑菇(一種帶有白色斑點的紅色毒菌),然後進行飛行。薩滿祭司也會攝取蘑菇,加入馴鹿們的旅程。他們爬在母鹿角上的生命樹上,像鳥一樣飛向上層世界。其他民間故事則講述了穿著帶有白色斑點的紅衣的薩滿巫師如何收集蘑菇,然後透過煙囪將其作為冬至禮物。

好一個狂野的夜晚哪!

儘管聖誕節異教起源的許多歷史探索都觀察到聖誕老人的紅外衣與食用紅白蘑菇的薩滿之間的聯繫,但很少有人提到,最原始的版本之中,是女性薩滿巫師,穿著紅色和白色的服裝,飾有毛皮,戴著有角的頭飾或紅帽!西伯利亞和拉普蘭的女薩滿祭司所穿的儀式服裝為綠色和白色,帶有紅色的尖頂帽子,捲曲的趾靴,馴鹿手套,毛皮襯里和鑲邊。

是不是聽起來有點耳熟呢?

考量到該地區的大多數薩滿巫師最初都是女性,因此這傳統服飾可能是聖誕老人服裝的真正來源。而且,非常可能就是這些女性薩滿,率先乘坐馴鹿在冬天最黑的夜晚進行薩滿飛行。儘管這些女人如今已被人們遺忘,但馴鹿母親仍然出現在我們的聖誕賀卡,裝飾品和飛行馴鹿的故事中。儘管我們可能不認識她,但我相信我們自己的某個深層,古老的地方仍會記住最初的「母親聖誕節」,它為世界帶來了光明和新生命。

花了一點時間來憶起被遺忘的古老冬季女神及神奇馴鹿。從溫暖舒適的家中向外眺望。在太陽重生的神聖夜晚,我們可以找找看是否能發現長著生命之樹形狀鹿角的馴鹿母親,正飛過繁星點點的天空……。

 

作者:Danielle Prohom Olson
編譯:7flow


延伸閱讀:

推薦課程:

 

Rlon wang.jpg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