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網
學員分享,  心靈舞蹈

心靈舞者|張開生命之網

「謝謝妳,陪我冒險。」我拉著10歲小女孩快速轉了幾圈後 ,蹲下來用額頭碰著她,真心跟她這麼說。我感受得到,感受得到她的害怕,也感受得到她的不排拒。

後來群舞時,雯拉著10歲小女孩在人群間自在穿梭的身影,令所有人印象深刻。小女孩安心了,之後,換她領著雯走。

小女孩是眾人間唯一沒有跳舞的人,但存在感如此鮮明,她的每一步就是她的舞,她怯生生的表情和鼓起勇氣走下去的步伐,無懈可擊。

那就是她的心靈舞蹈。

photo 1.jpg

「有一刻我忽然覺得:小女孩就是我,我就是小女孩。我就是在場的每一個人。」演出結束後雯站在捷運站前這麼與我說。我點點頭,我也這麼覺得。

從未這麼明晰地感覺:每一場心靈舞蹈都是一場命運。你永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沒有導演,導演便是自己,那顆真實的心。當下只有一次,無需練習,即興是自在。每一次演出,都是一場冒險。獨舞很好,團舞更有趣,面對未知的一切真的很刺激,可是,超好玩的!

心靈舞蹈賦予情緒正當性,無論其細長或激烈,皆有其流動的理由,那些痛苦悲傷、焦慮憂愁、或埋藏深處無法實現的渴望,都有了展現的可能,看似舞動,其實是進行深刻的自我探索。

表述情感多餘嗎?不應該嗎?你看,城市的大街上那麼多張撲克臉,我們就快變機器人。

你意識到你不想再聽話、也不想再逃離或裝死,但那何其艱難,裡頭有長年的慣性,更多是深刻的恐懼。

這便是心舞的迷人之處。你怎麼知道心也可以跳舞呢?你有看過心跳舞嗎?有欸!而且有著驚人的牽引與渲染之力。因為我也有我的痛苦、我的悲傷,當舞者跳出相似的苦痛、難過與突破,他便代我而跳了,他跳出了我的故事、我的渴望。

photo 2.jpg

成為舞者的條件非常簡單:有心 即可。

誰沒有心?那些過去因忍抑而未能說出口的、因無能為力而任其控管的、因努力迎合而扼殺自我的,都有了釋放的出口。當然,這不是宣洩情緒的舞台,它需帶有高度的自覺走上去。打開了心,身體就會動;身體動了之後,腦袋才會明白……啊,原來是這樣,原來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樣,原來我不是我以為的那個樣子。我的心和我的身體,怎麼能告訴我那麼多我不知道的事?

Amazing.

若失去情感,我枉為人。說真心話是這麼重要的一件事。這世界因每一個連結而相生相應,我能跳出我的愛、我的恨、我的無解與有解,每一個呈現都是真實當下,沒有期待或劇情需要配合,坦然面對失誤、也坦然迎接驚喜,這真的很爽,活著怎能這麼精彩這麼痛快?

演出前,我面對著白牆,眼眶忽然熱熱的。因為我想起來了,我已經好久沒有,與一群人“有志一同”共同完成一件事。不為工作、不為任務,只為一起呈現這一個當下。那有點像小時候的大隊接力、啦啦隊或大學的劇場,開演前的靜心是為自己負責,只要心靜了,覺知就會不停湧現。

photo 3.jpg

能夠自在的跳、盡興的跳、技巧標準通通丟掉,真的好舒服喔!欸,那還不是最舒服的,最舒服的是:無論你怎麼跳,都被支持、被愛,我們原來如此渴望被無條件接納。

至深的快樂,源於此──源於被自己,無條件地接納。

而我最喜歡的時刻,竟不在演出本身,而是演出結束後與觀眾共舞的幾個轉瞬間,每個人的臉上或掛有微笑、眼淚、或者閉眼出神,當每個人都無後顧之憂地展現自己,我感覺現場因此而膨大勃發,無論是大叔、阿嬤、阿姨、或者是小女孩,都有自己的樣子。我們是那麼不同,又那麼樣相似。

演出結束,我將心舞帶回生活中,我還是那樣,心裡有與眾不同的話時,時常無法說出口。但沒有關係,我的身體會幫我說,我給她時間和舞台,我愛她。

謝謝媽媽,給我這個身體,對我不離不棄。而我的心將常保溫熱,直到死亡才停止訴說。那有別於文字和語言之外的,張開生命之網的魔法──跳舞。

撰文:劉崇鳳

 


延伸閱讀:

推薦課程:

photo 5.jpg

photo 2.jpg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FB 粉絲頁
YouTube 影片
Instagram 照片
Line@生活圈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