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滿療癒
脈輪舞蹈,  薩滿世界,  課程介紹,  林雅雯專欄

我天生是個薩滿

2011年一月我第三次前往印度普那奧修靜心村,當時沒有計畫的參加了一個課程叫做『薩滿療癒』,是一位希臘籍療癒師Kaifi所帶領的三天團體。在上這個團體前我對薩滿的了解只有從『印加能量療法』作者阿貝托所寫的幾本書中略之一二,一切純粹是頭腦層面上的理解多過於實際的體驗。由於我第一天還在另外一個呼吸團體裡,所以我只從第二天開始加入。但即使如此,兩天的團體下來,我對於在這之中發生的一切都感到驚奇與興奮。

在純能量意識狀態與萬物合一

Kaifi的團體主要是在能量上工作,他並沒有太多的話語或解釋,主要是帶領我們與自己內在的能量連結。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們兩兩對坐,他要我們用心輪連結彼此,然後看進對方的左眼,並用嘴巴有節奏的呼吸著。一開始我並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然而一段時間後,我的身體開始對大量進入的能量起了反應。

我不自主的流起眼淚,這流淚並沒有任何的情緒在內,反而像是一種內在的清理。同時間我可以感受到體內有故能量背起動,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抖動起來,這個抖動有很多層次,是我無法用意識去控制的。但是我在當下就順著它來移動我的身體,臣服於這股能量的帶領。過了一段時間後,我開始大笑,開心的笑著,接著我又哭了起來,好似哭跟笑之間沒有什麼分別,他們不過是能量的一種表達,我感覺身體越來越輕,心也跟著舞動起來。

Kaifi在這個過程中時常來到我身邊,在我最需要的時候來協助我,讓我的能量可以更自由的流動著。而有一刻當我笑得很開心時,他帶著我來到窗邊,指向窗外滿片青綠色的樹林,然後跟我說:你看,這滿片的樹林就是你,好美啊!我在那一刻頓時間領悟到我與這片樹林是沒有分別的,我即是樹,樹即是我,所有萬生萬物都是一體的,處於美麗合一狀態!我哭了或者說我笑得更開心了!

前世是個薩滿

在團體的最後一天,Kaifi讓我們作能量繪畫,當時我就是順著自己能量的帶領來完成整副畫,並為我的畫下了一個標題”創造的源頭”。後來Kaifi為我讀畫,他說從畫裡面看出,我所要走的是薩滿的旅程,說我其實前世就是個薩滿。當他這麼跟我說的時候,我心裡也開始有這種感覺,好像一切就是這麼自然,從那之後,我便有個尋根的念頭,我想要尋找我薩滿的根。

尋根之旅的源頭-祕魯

從普那回到台灣後,因緣際會一位從北京來的朋友來台灣與我學脈輪舞蹈,他是個催眠師,一天我跟他說了我學習薩滿療癒的經驗激發了我尋根的衝動,他便說我幫催眠看看要從哪裡開始尋根。記得那天晚上我先幫他上兩個小時的個案後,時間已經是半夜十二點,我們就在我的教室進行催眠個案。當我進入催眠後,我首先看到了一道閃電,很明顯且強烈的出現在我的眼前,接著我看到了階梯金字塔,然後隱約中有一張深棕色的男性臉孔出現,我直覺那是我要尋找的薩滿上師。接著我朋友請我詢問我的高靈要去哪裡尋找上師,內在一個聲音很直接與肯定的就從我嘴巴蹦出”祕魯”。

之後經朋友介紹,認識了一位靈媒,我去找她想再次確認我在催眠中所接收到的訊息,她跟我說是祕魯沒錯,但是或許我的上師已經不存在,或者他並不是一個人,而是那塊土地本身,她說是那個地方在招喚我回去了。於是,我開始了我的薩滿尋根之旅…

撰文者:林雅雯|7flow七色嵐 創辦人


推薦文章:

相關課程推薦:
薩滿之舞 
薩滿療癒系列工作坊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FB 粉絲頁
YouTube 影片
Instagram 照片
Line@生活圈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