脈輪,  薩滿世界

喉輪|原始部落智慧:沉默的力量

我們部落民族知道「沉默」的價值。我們不怕人與人之間的沒有語言介入的時刻。對我們來說,它比文字更有力量。我們的先祖當初也是接受了沉默的教育,也就是無言之教,在日常行為處事中貫徹自己的信仰和世界觀,他們將這些知識傳授下來。他們告訴我們,觀察、傾聽,然後採取行動。這就是清醒生活的方式。

你可以去觀察動物,看看牠們是如何照顧幼崽的。也可以去觀察年長者,看看他們生活裡的行為方式。記住!永遠先去觀察,心靜如止地去看,然後你就會學習。當你觀察夠了,你就可以無所畏懼地行動了。

現代西方人則相反。他們透過「談話」來學習。他們獎勵在學校最會說話表達的孩子。在各種聚會中,每個人都試圖交談。在工作中,他們總是不停開會,每個人都在打斷其他人,每個人都在為相同的主題進行五次、十次或一百次的重複討論,他們稱之為「解決問題」。這是因為當他們在房間裡,沒人出聲很安靜時,會感到緊張不自在,以至於他們必須用聲音去填充空間。所以他們說話很衝動,甚至在他們知道自己要說什麼之前就脫口而出。現代人普遍喜歡爭論,甚至不讓對方好好說完一句話。

對於原住民來說,這是非常不尊重的,甚至是非常愚蠢的。如果你開始說話,我不會打斷你的。我會聽你的。如果我不喜歡你說的話,我可能會停止聽你說話。但我不會打斷你的。當你說完後,我會感受自己對你所說的話是什麼感覺,但如果我不同意,我不會告訴你,除非它很重要。否則,我只會保持安靜,然後走開。你已經告訴了我我需要知道的事情。沒有什麼可說的了。但這對大多數白人來說還不夠,他們會希望展開一場唇槍舌戰的辯論。

人們應該把自己說出口的話語看作是種子。

我們應該好好種下這些種子,然後讓它們安靜地生長。祖父母曾告訴我們,地球母親 (Pachamama) 一直在對我們說話,但我們必須保持沉默,才能傾聽她的聲音,從而明白如何與她互動。


化無為有的創造力

當喉輪能量自在流動時,就能夠發揮一個人的創造力。喉輪的位置剛好處在連接頭顱與身體的頸部位置,如果喉輪能量平衡,會幫助心智與身體的緊密連結。喉輪也是唯一有實質出口的脈輪。我們透過嘴巴道出語言,就是喉輪能量的直接表現。

從七個脈輪的屬性來看,越往上面的脈輪越是無形的意識型態,譬如眉心輪與頂輪,而越往下的脈輪則是越物質顯化的脈輪,譬如海底輪與太陽神經叢。而喉輪則可以幫助我們將無形的意識型態,以語言傳達出來,再經由下面脈輪去落實顯化出來。

以我們目前所處的物質世界,就是在這樣的創造原則下被顯化出來的。譬如一位設計師在腦海中構思著一棟建築物的雛形,他將腦中的想法畫成設計圖,再透過語言與他的工作夥伴溝通,接著以實際行動,一磚一瓦的將原本不存在的建築物建造出來。在此,喉輪扮演了即為重要的化無為有的角色,也就是將無形的思想以文字語言的創意方式表達出來,藉此幫助接下來的具體顯化。

總結,當你越了解喉輪能量,你越能夠靈活運用這股能量來幫助你創造你的每一天。套用「脈輪全書」朱迪斯博士的一句話:『溝通形塑了我們的現實,同時創造出未來。』(摘錄自:《喉輪|成為真實的自己》)

身體與能量工作

很多人跟身體早已失去連結,他們只信任頭腦,卻貶低身體,這是危險的。在能量上工作,就必須將自己交給身體,如果頭腦介入太多,將阻擾進入能量層面的工作。這是為什麼我在課程裡強調與身體連結的重要性。因為與身體連結會幫助我們打開對身體的感知能力,當我們有能力去感覺身體時,才有機會讓體內卡住的能量流動起來。

很多人之所以受苦,是因為他們只活在頭腦裡,想著過去的悲傷,擔心未知的未來,從來沒有一刻活在當下。所以在「脈輪舞蹈」中強調的就是回到當下,而肢體的舞動就是讓能量流動起來最簡單且直接的方式。因此課程多數的舞動環節,其實就是要幫助每個人在舞蹈的過程中,時時刻刻回到當下與身體在一起,而不是停留在頭腦的思維中。

而跳舞就是把我們拉回到此時此刻,你是用身體跳舞的,不是頭腦,你只是看著身體跳舞,而身體的特性就是它永遠活在每一個當下。當你在舞動時,就是把自己從頭腦過去未來的思維中帶到時刻現在的身體裡「脈輪舞蹈」使用的方式就是讓身體進入自發能量舞動,快過於頭腦的運作,因此頭腦沒有機會思考,就不得不安靜下來了。(摘錄自:在舞動中經驗時刻當下|林雅雯談「脈輪舞蹈」)

(資料來源:Mística Tierra Ancestral)
(編譯:7flow)


推薦文章:

推薦課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