脈輪舞蹈
生命故事,  線上課程,  脈輪舞蹈

如何喚醒自己的內在舞者──林雅雯的生命故事

如何喚醒自己的內在舞者?

雅雯老師這次分享她的生命故事,在舞蹈和身心靈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引發我們學習和思索。以下整理出完整微課錄音及精彩文字摘錄歡迎多多分享討論:

三十歲以前,我的世界只有舞蹈

圖片 1.jpg

1996年大學畢業,我順利考上國際知名的雲門舞集,遇上影響我至深的恩人,林懷民老師。在八年的舞者歲月裡,我把自己一頭栽入這個少與外界接觸的舞蹈領域。舞團是我的家,舞者是我的家人,而林老師則是這個家庭的大家長。

我從1998年開始看奧修的書,他算是我第一個靈性導師…. 身為一個肢體工作者,對身體的敏銳度本來就高於一般人,所以關於奧修提及「活在當下」與「臨在」的議題,每每讀到我都很有感覺,因為舞蹈本身就是最當下臨在的。它含有存在主義裡所提到的,即席的、稍縱即逝的、以及無法重來的特質。

圖片 2.jpg

在那一刻我感覺自己被分裂成兩半,一個是瘋狂舞動的我,而另一個則是看著這個瘋狂舞動的身體而感到驚慌失措的我…. 後來帶領者來到我身邊,她溫柔的對我說:「你的身體想要動,就讓她動。你的手想要像蝴蝶一樣飛舞,就讓她自由。」由於有帶領者的陪伴與支持,我讓自己交給身體,雖然內在還是很驚恐,然而我開始學習去信任,並帶著覺知來經驗這個過程。

在這次的經驗之後,我開使對我的身體有更深一層的認識。我發現,她有自己的呼吸與生命,她希望自由的舞動,而不需要受到頭腦的控制。我開使懂得給我身體越來越多的自由,也逐漸習慣自己的身體會隨時在練習氣功或舞蹈的過程中忽然自發舞動起來。

三十歲以後,我把舞蹈帶給全世界

圖片 3.jpg

我獨自跑到夢想已久的印度普那奧修國際靜心村。每天,我參加村裡的所有靜心,包含舞蹈。由於那裡的能量頻率如同在真空狀態中,讓我在舞蹈中第一次經驗到全然的狂喜。而這前所未有的經驗,卻像震撼彈一樣的強烈,直到我回到倫敦長達一星期的時間,都無法調適自己回到正常的生活中。我的靈魂告訴我,已經無法回到以前單純的當個舞者,是時候要向人生的下一階段邁進。

林懷民老師問我:「那你打算做什麼?」我跟他說:「我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什麼,但是我知道我必須要離開。」於是,辭去了近十年的舞者工作,雖然不知道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但內心卻是篤定的。

雖然待在這段「人生的暗夜」是難熬的,但我深信內在一直有一道光,會為我指引方向走出黑暗。即使那光在那一刻看來是如此的微弱,只要我願意陪伴自己在黑暗裡,臣服於黑暗帶給我的啓示,同時在黑暗中尋找光,最終必能找到力量一步步走向光明。

進入身心靈圈,帶領一般大眾跳舞

當時的研究,是關於如何從身體舞動去經驗每個脈輪能量,論文完成後,我其實沒有再深究下去,因為我萬萬沒想到,有一天我會離開舞團,發展自己的課程。然而,現在回想起來,冥冥之中,存在早已為我接下來要走的路打好基礎

圖片 4.jpg

兩岸三地「脈輪舞蹈」創始

其實「脈輪舞蹈」在歐美非常盛行,每個帶領者都以自己的方式去詮釋「脈輪舞蹈」。而我並沒有跟任何教「脈輪舞蹈」的老師學習過,只有在視頻與書上看過一些。之所以決定用「脈輪舞蹈」來發展課程,是因為當時在亞洲地區並沒有任何人在教授「脈輪舞蹈」,而不論是脈輪或舞蹈,我都有相當的研究。我認為以脈輪系統來發展課程,會是最完整的,因為它同時涵蓋了身心靈,也就是人生追求三層面的所有生命議題。

於是從2007年起,我從一期八週,每週兩小時的課程開始,慢慢發展到至今完整的十天課程。在2010年,第一次受邀到深圳帶領工作坊,成為兩岸三地「脈輪舞蹈」的創始人。這幾年也到其他省城,逐漸讓「脈輪舞蹈」在內地傳播開來。目前大陸地區幾乎所有教授脈輪舞蹈的老師,都曾經與我學習過。

圖片 5.jpg

生命就是一趟靈性追尋之旅

在每次迷茫時,我選擇信任內在的指引,帶著我尋求靈性的啓發。走訪不同國家與靈性大師學習,包含到南美與叢林及深山薩滿學習;至北美瑟多納紅石城與「生命之花的靈性法則」一書作者德隆瓦洛學習;赴印度合一大學與阿瑪巴觀學習等。

這些生命經驗,持續豐富了我靈性追尋之路。我在每一段歷練中逐漸體悟到:「人生的旅程從來沒有停止過,重要的是,我們是否願意信任內心的指引,即使在看似陷落、失去方向時,仍能鼓起勇氣去走出自己人生的道路」。

當生命發生轉折,不論最終選擇朝哪個方向走,那都是人生旅程中難人可貴的經驗。只要記得,生命的追尋,從來就不是在外,而是一趟向內的旅程,唯有向內,才能更加走向自己。」


心靈舞蹈線上微課:


推薦課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FB 粉絲頁
YouTube 影片
Instagram 照片
Line@生活圈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