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
特邀專欄

即使是上天堂,也要慢慢來

在印度的旅途中,我在迦耶(Gaya)準備搭火車前往恆河邊的聖城瓦拉那西(Varanasi)。我已經買了傍晚的班次,車程大約5、6個鐘頭,預計午夜時分就會抵達。

車站並沒有班次顯示牌,實在很難弄清楚火車會停靠在那一個月台。

「先生,往瓦拉那西的火車會停靠在第幾月台?」我向服務員詢問。

「你在這裡等著,火車來了不就知道了嗎。」他顯然覺得我的問題很囉唆。

這時,有個無所事事的印度男子靠近我,好奇的和我搭訕,順便練習一下英文,問我從那個國家來?要去那裡?結婚了沒?有幾個兄弟姐妹?做什麼工作?薪水一個月多少錢?……像在身家調查一般。

「沒錯!你等的火車就在第一月台!」男子斬釘截鐵的說。但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已經誤點一個多小時了,火車依然沒來。

「你知道火車會遲到多久嗎?」我再次向售票員詢問。他正粗聲粗氣的和另一名印度旅客爭吵,過一會兒才回過頭對我說:「下一班進站的車就是!」

火車來了!我飛快的直奔第一節一等艙,發現不對,這時有人告訴我在最後一節車廂,於是我又背著行李快步的往回走。

我已經預定了座位,車廂門口的座位表應該有我的名字才對,我上下的掃瞄幾遍還是沒有。

「你的車就在隔壁月台快要進站了!」熱心的站務人員跑來告訴我。我快速的爬過天橋到另一個月台,火車卻沒有來。

我在月台上來來回回奔走,滿頭大汗,暈頭轉向,於是在角落坐下來,準備應付這場八年抗戰。

沒一會兒又有火車進站,同樣的劇情就再上演一回。

我精疲力竭地看著來來往往的印度旅客,這時才領悟到一個道理:在印度,凡事真是急不得,所有等車的印度人,個個氣定神閒,自在的蹲坐在走道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
如果火車來了,你就上車;火車不來,你就繼續等,道理不就這麼簡單嗎?晚上到達和早上到達有差別嗎?你那麼著急,究竟要去那裡?即使是上天堂,印度人也要慢慢來…….。

夜漸漸深了,氣溫陡然下降。火車站湧入大批的遊民和乞丐,佔據了月台。大家把這裡當成旅館席地而臥,鋪上印度人身上慣有的披巾,橫七豎八的睡成一團。

白天在街道上閒逛的牛隻,這時也來湊熱鬧,悠閒的漫步在人群間。我擠在人牛之間,竟然連個落腳之地也沒有!

由於我是外國旅客,站務員特許我進入狹小的辦公室休息。我窩在牆角,睡一陣醒一陣,睡夢中聽見火車的聲音,趕緊起身,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樣:「開往瓦拉那西的車快來了!」

時間好像不存在,我開始不清楚我在等待什麼?要去哪裡?只能繼續的坐在這裡。

就這樣天濛濛的亮了,火車站就像散場的電影院般,遊民和乞丐一溜煙的消失無蹤,只剩下一些熬夜等車的旅客。

清晨六點多,站務員進來辦公室向外國旅客鄭重宣佈:「火車再過十分鐘就來了!」大家拖著疲憊的步伐,晃盪到月台上,車子卻始終沒有來。

仍然有陌生男子來向我搭訕聊天:你從那個國家來?要去那裡?結婚了沒?父親做什麼工作?一個月賺多少錢?…….。

「下一班車就是了!」繼續有人熱心的來告訴我。我變得和印度牛隻一樣,慢步晃過去,是就上車,不是就下車,都沒差別了。

清晨八點多,我終於在車廂外的旅客名單看到了我的名字,忍不住吐了一口長氣,高高興興的上了車。

我隨即在搖晃中睡去。


醒來時,火車卻停在軌道上動也不動,我向周遭的印度旅客詢問,他們七嘴八舌的說:「意外事件!」

對我來說一點都不意外,我甚至不想去弄清楚,我的旅程已經沒有目的地,必須下車的時候,我就下車,管它身在何處!

火車在原地停了兩個多小時,沒人抱怨客訴。小販們成群的上車兜售零嘴點心,外加咖啡和印度奶茶,開心的做起生意來了。

後來,列車長宣佈:「由於快速軌道上發生列車拋錨,我們必須改走慢速車道!」車上的旅客無動於衷,似乎司空見慣,繼續翻閱看了一遍又一遍的報紙,或睡他的大頭覺。

火車的速度更加緩慢,那怕是花一輩子的時間也無所謂,我不得不向這一切臣服,不想再發出任何異議。

車外一些光屁股的孩子,好奇的追著火車跑,火車的速度像在騎三輪車似的,彷彿要永無止盡的搖晃下去。

下午四點鐘,我終於抵達聖城瓦拉那西。

許多的印度教徒又老又病,花上一整年的時間,從全國各地步行到瓦拉那西。所有印度教徒,一輩子至少要到恆河沐浴一次,他們深信恆河的聖水可以淨化身體和靈魂,不必再輪迴受苦。

而我的這一段路程,還不算太長吧!


延伸閱讀:
課程推薦: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