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神經叢課題
脈輪,  林雅雯專欄

本是一頭獅子卻活成了羊?|太陽神經叢的生命課題:個體性

近幾年我經常有機會回到校園,與年輕學子分享心靈舞蹈。每一次,我都會在課程中看著這些青春的肢體,有的鮮活舞動,自在舞出自己的特質;而有的卻是順從跟隨著其他人的舞動,在群體中隱藏了自己。這讓我回想起一段學生時代的往事。

聽話的好學生成不了藝術家

從小我就是個很乖的學生,拿過小學的全勤獎,總是認真的讀書上課及學習舞蹈。直到大一的時候,修一堂「藝術導論」的課,是由雲門舞集藝術總監林懷民老師授課,我開始學會了使壞。

那是一堂讓我印象深刻的課,那天林老師對著大家說:「好學生是無法成為一個真正的藝術家,我寧可你們蹺課去看海,還能啓發你的藝術創意。」當時我覺得這段話是對著我說的,在此之前,我都是班上少數幾位從來沒蹺課的學生,而那天聽到林老師說了這段話,讓我非常的震驚。因為我就是他口中的乖學生!

蹺課對我來說是一件極具挑戰的事,因為那代表著不乖、不聽話!而林老師卻要我們蹺課!身為【乖學生】的我,因為【聽話】,終於下定決心要翹有生以來的第一堂課。記得蹺課的那天,我還是穿上要練舞的衣服,躊躇著是否真的要這麼做,在宿舍樓梯口徘徊。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的心也跟著越來越沈重,直到上課的時間過了,我還蹲坐在宿舍樓梯口,心裡卻難過的哭了起來,因為我真的因為【聽話】而蹺課了!!

.jpg

羊群中的獅子

奧修禪卡中有一張【制約】,畫中是一隻師子披著羊皮,在一堆羊群裡。這張卡傳述一則寓意很深的禪宗故事:

有一頭獅子從小被羊群帶大,牠學著羊叫與吃草,聽到獅吼就急忙跟著羊群竄逃,直到長為成獅還是如此。有一天牠像往常一樣跟著羊群在草堆中吃草,忽然出現一頭威猛準備獵羊的獅子,正朝著羊群奔跑過來。當牠發現時,那頭威猛的獅子已經站在牠面前與牠四目交接,此時,這頭在羊群中長大的獅子嚇得連逃跑的力氣都沒了,心想今天應該就是牠的圓寂之日了!

而當這頭威猛獅子看到眼前這頭發抖的獅子,心中升起了疑問:「為何一頭獅子會跟一群羊一起生活?」於是牠對牠獅吼了一聲,這反而讓那頭羊群中的獅子更為驚恐了。威猛的獅子著實看不下去,於是對牠說:「你也跟我一樣是頭獅子啊!怎麼把自己活得像頭羊?」

那頭羊群裡的獅子無法相信牠聽到的話,而威猛獅子為了讓牠相信,便將牠帶到池塘邊,壓著牠的頭讓牠朝池子中看。當這頭自以為是羊的獅子第一眼看到池中自己的倒影時,牠驚恐的被嚇到發出了羊叫聲,牠以為池子中出現了另外一頭獅子!

威猛獅子再次的告訴牠:「你跟我一樣也是頭獅子,跟著我發出獅吼吧!」一開始牠無法發出任何聲音,一次次的牠才感受到體內的一股力量,從嘴巴裡發出了牠生命中的第一聲獅吼!而這一刻,牠終於以獅子的姿態活出了自己。

『我們之中有很多人都像這隻獅子,我們對自己的形象並不是來自自己的直接經驗,而是來自於別人的意見。有一個【人格】從外在加到我們身上,它代替了那個本來可以從我們裡面成長出來的【個體性】。我們變成只是羊群裡面的另一隻羊,沒有辦法很自由地行動,也沒有意識到我們真實的獨特性。』- 摘錄自奧修禪卡

Climber

在彈性的叛逆中活出自己

我試著用這張卡來回看自己生命中的那段日子。自從翹課那天之後,我【變壞】了,開始享受起蹺課帶給我的自由,然而,我卻會保持在每學習不超過被當的堂數,期末成績也能維持在全班前三名。

在「翹課使壞」之前,我並沒有認出自己內在那頭獅子,而以羊的姿態過活著。這個經驗著實珍貴,因為它讓我看見自己內在的模式。一直以來都是爸媽眼中的乖女兒,師長眼中的好學生,總以為只要這樣我就可以是他們心目中最棒的。然而,我卻忽略了自己,只為他人而活。

而對於一個年輕學子來說,未來總是充滿挑戰與未知,順從絕對無法走出自己的道路。對於未知的一切,心中不免茫然,但是又不確定自己要的是什麼,常常會因此被埋沒在人海中,跟著群體移動。有多少人是因著父母的期望而過一生,直到年紀大到無法再走動,才懊悔有很多年輕時想做的事,從來都沒有勇氣去追逐過?

那次的蹺課,讓我活了過來,開始懂得在彈性的叛逆中活出自己。雖然我也經歷了一段時間才真正的走出自己,而這一切都因著那堂課而將我內在叛逆的靈魂給喚醒。或許叛逆並不是壞事,反而是讓每個人有機會看見自己內心最渴望的是什麼,找回自己的「個體性」,不須跟隨他人的腳步,或是聽從別人的期望,而是勇敢的選擇一條全新的路。不論這條路有多崎嶇,那都會是一條充滿刺激挑戰且色彩豐富的人生道路。

『現在是時候來看看池塘裡自己的影像,然後採取行動去打破任何由別人對你的制約所產生出來的你對你自己的信念。你可以去跳舞、跑步、慢跑、亂語,做任何需要的事來喚醒你內在沈睡的獅子。』- 摘錄自奧修禪卡

撰文者:林雅雯|脈輪舞蹈創辦人

本文對應之脈輪議題:太陽神經叢|個體性、力量、活出自己

參考書目:奧修禪卡

 


〖附錄〗奧修禪卡:制約

.jpg

『除非你拋棄你的「人格」,否則你無法找到你的「個體性」。「個體性」是存在所給予的,而「人格」是社會硬加在你身上的。人格是社會上的方便。

社會無法忍受個體性,因為個體性不會像綿羊一樣那麼的順從;個體性具有獅子的品質,而獅子是單獨行動的。羊一直都處於群眾之中,希望說處於群眾之中,就會覺得比較舒適。處於群眾之中,就會覺得更加受到保護和更安全。如果有人來攻擊,待在群眾之中很可能可以拯救你自己,但是單獨的話會有怎樣的情形發生呢?只有獅子會單獨行動。

你們每個人生下來都是一隻獅子,但是社會繼續制約你,將你的頭腦訓練成一隻綿羊,它給你一個人格,一個舒適的人格,很好,很方便,也很順從。社會想要奴隸,社會不想要有那些完全獻身給自由的人。社會想要奴隸,因為所有的既得利益者都想要別人順從。』- 奧修


延伸閱讀:

推薦課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