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故事,  林雅雯專欄

堅強外表下,內心竟是個受創的小孩

慣性的行為模式,讓人無法親近

新慈(匿名),是個山東姑娘,與先生在北京經營一家工廠。經朋友介紹,到北京上我的課。留了一頭短髮,帶著一副厚實的黑框眼鏡,第一天上課,她穿著紅色Polo衫搭配緊身牛仔褲。雖然身高不高,但因為身形略顯壯碩,臉上帶有一股彪悍,說起話來又咄咄逼人,讓團體中的人都不大想親近她。 

課程進行時,我對著團體講話,新慈時不時便會從中插話進來,問我問題。一開始,我不以為意,耐心的回答她。然而,這情形持續了一段時間後,我發現新慈的問題並不是真的要釐清什麼,而是一種慣性的行為模式。我請她讓我把重點說完,有問題再問。她才暫時安靜了下來。 

當我們進行舞動練習時,我觀察到新慈似乎無法完全投入,身體略顯僵硬,動作不是很流暢,另外,她的專注力無法持續,一旦有機會,便拿起手機查看簡訊。這樣的情形到第二天都沒有改變。

直到第三天,奇蹟發生了。

強大的能量,引發壓抑許久的情緒

一早,我察覺到新慈對於在團體中上課已經略顯不耐煩,因為她至今完全沒有任何感覺。於是,我在上課前便請她把手機交出來,告訴她,今天不管如何,試著把心留在課堂裡,專注在每個練習。 

這天早上我帶他們做脈輪呼吸療癒,這是個躺式的練習,整個重點就是用嘴巴呼吸,允許大量的氣進入體內,以幫助脈輪能量的流動。這個練習會啓動很強大的內在流動力量,也有可能引發壓抑情緒的清理。

一開始我觀察到新慈的呼吸有點間斷,我請她維持住呼吸的節奏,如此可幫助氣持續性的進入體內。她照著我的引導進行,大約過了十幾分鐘後,她的身體開始不由自主的在地上翻滾,接續著她開始哭喊了起來。我走到她身邊叫著她的名字,確定她意識是清醒的,便鼓勵她允許這股自發的能量繼續流動。

小孩家暴

我是個令人討厭的人嗎?

直到整個練習結束後,新慈像一隻受傷的小動物,癱軟在地上無法動彈。這是三天以來,第一次看到她如此安靜的待著。我走到她身邊問她還好嗎?她跟我說,那能量好強,她無法控制,但是因為她覺得那股能量似乎幫她解開了內在無形的繩索,這一刻身體覺得放鬆了許多。

休息回來後,新慈一個人蹲坐在牆角,低頭掩面正默默的哭泣著。而團體中的其他人卻在一旁有說有笑的,沒有人注意到她。想是這三天來,由於她對團體說話的口氣與態度,讓大家不自覺的就離她遠遠的。 

看到這情形,我直覺應該跟剛剛的練習所引發的心理狀態有關,便過去摸摸她的頭。她抬起頭看到我,哭著對我說:「老師,我是不是一個很令人討厭的人?」我問她為什麼這麼覺得。於是,新慈娓娓道來藏在心裡許久的事。

心中築起的牆,是因為不想再受傷

新慈從小是在爸爸家暴下長大的孩子,從來沒有感受過什麼是父愛,也因此她慢慢在充滿恐懼的心理狀態下,養成了對外強悍的自我機制,為的就是不讓任何人能欺負她。直到她長大成人,慣性的人格特質,成為她一直以來待人的方式。她身邊朋友不多,而她也不以為意。

後來遇見了先生,結婚生子,看似正常的婚姻生活,卻不曾有過幸福感。她說,與先生的親密關係一直不好,卻不知問題出在哪。直到剛剛做脈輪呼吸療癒,那段被父親家暴的記憶浮了上來,她才驚覺到,原來她與先生之間一直有一道牆。那是她從小就築起的,為了保護自己不再被男人欺負的牆。

這道無形的牆,深深影響她的人際關係,甚至她的婚姻,而這一刻,她終於意識到長久以來,從來不讓自己放鬆,享受當一個女人,總是把自己當男人看,因為她覺得自己必須堅強,才不會被當作弱者欺負。至此,新慈終於理解,所有一切的源頭來自於兒時的創傷,而在剛剛的過程中,這個傷痛有機會被看見與療癒。

無形的牆

堅強外表下,也有顆柔軟的心

我看著新慈述說著自己的故事,心中著實不捨她的遭遇,但也為她感到開心,因為她重新與自己的情感連結,找回失聯已久的心。

回到課堂後,新慈分享了她的故事,大家在聽了她的分享後,終於理解在她堅強的外表下,其實有一顆柔軟的心。她看著團體中的每個人,跟大家說抱歉,因為她完全沒有意識到多年穿戴起武裝面具的自己,帶給大家的困擾。

在那之後,大家對新慈的印象也改變了,覺得她的臉與眼神柔和了起來,講話的態度也變得較溫和。新慈也開始與其他人有說有笑,神情中也多了幾分女性的韻味。

你身邊是否也有這樣的朋友,而他們背後或許也有一段不為人知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今天的樣子?下次有機會再跟他們見面時,可以試著用你的心,去連結他們內心那柔軟沒有武裝的真實樣貌,你會發現,每個人都是個值得被疼愛的小孩。

撰文者:林雅雯|7flow七色嵐創辦人


延伸閱讀:「要有錢才能生存?|影響你生存模式的海底輪

推薦課程:「脈輪舞蹈|八週平日課程


2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