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TED|為什麼即使希望渺茫,也要放膽做夢?

我們生活在一個常常感覺無序的世界中,每天都充滿混亂和瘋狂,讓我們的心碎成一片片。

悲劇,可怕的消息……這些都太容易讓我們感到失望。使我們一直處於懷有懸念狀態,不知道這些糟糕事何時會發生在我們身上。就像是潘朵拉的盒子沒被關上,永遠打開。

所以我明白為什麼我們害怕做夢,害怕夢想。我們很難冀望事情按照所想的方式發展。然而,我們仍然需要將這擔憂放下,離我們越遠越好。你可能稱這種舉動為瘋狂,但我認為這是非常必要的。

當害怕對事物懷有太多希望時,我們實際上是害怕感到失望。我們急切於期望世界能夠給予禮物並向我們展示奇妙恩典,擔心著若我們最後大大地跌了跤該怎麼辦。因此,我們只敢作作小夢或根本不敢夢想了。若什麼也沒期望或期望不大,那麼當大事情沒發生時,也就不會失望。我們誤認為這是一種有效的防禦機制,實際上卻牽制了自己生命,因為我們一直在承受這麼做的後果。

許多人已經失去了做夢的能力,或者從來沒有允許自己做夢過。

當我們不敢去「奢望」事情可能會變得很好時,這就會變成自我實現的預言( a self-fulfilling prophecy)。 

這會在現實生活中反映出來,因我們已經對生活喪失想像力。我們可能不去追求想要的工作,也可能不申請我們想要去的學校,認為自己沒有機會。其實,如果去做了,我們有可能在那兒遇到了貴人或愛人,或者找到了可以實現我們夢想的完美機會。一般而言,我們最終活出了內心真正想要生活的無色乏味版本,還跟自己說:「早就知道會是如此」。

說真的。生活有時的確是充滿一堆狗屁倒灶的事,即使對於那些勇於嘗試,努力實踐夢想的人也是如此。不同的是,這些人能每天心安理得地入睡和起床,安慰自己至少已嘗試過。許多人已經失去了做夢的能力,或者從來沒有允許自己做夢過,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這樣的世界中:如果你不是白人,男性,異性戀,基督教徒,健全的人,將是難上加難。我們受制於壓迫性系統的束縛,彷彿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些我們與生俱來應該享有的東西和權力,卻很容易不被尊重,甚至被剝奪和抹殺。

我要大家欺騙自己的大腦,讓我們相信自己有做大夢的權力。

我謹此提醒大家,這沒有什麼「太單純天真」:做大夢本身就是一種權力。但是,我要大家欺騙自己以為自己有將夢想做大的特權。

當我大學時,朋友們向我施加壓力,要求我多寫「網絡日誌」,我同意了。我從2003年初開始紀錄;文章的標題是例如「這封我從未寫過的信」之類的東西。在其中,我記錄了我整個大學生涯,寫了一些我不想參加的考試,我得到的爛成績,室友的問題……。我意識到自己挺擅長寫東西的。

當我2006年大學畢業時,我刪除了大學時期的網誌,創建了現在的AwesomelyLuvvie.com。新生活,新網誌!那時的我做著朝九晚五的銷售工作,但當我下班回到家時,我會寫網誌,撰寫關於自己如何看待世界的文章,文章廣為流傳,並在2009年贏得了我的第一個獎項:現已廢除的Black Weblog Awards中的「最佳幽默網誌獎」。我的興趣竟然得到了認可,這讓我感到很有勁。「興趣」,好吧。

我喜歡我的工作。我還OK……才怪。

得到獎後,我仍不敢稱自己為作家。我害怕那個頭銜以及所有我無法實現的夢想。托尼·莫里森(Toni Morrison)和瑪雅(Maya Angelou)那樣的人才是作家。我只是一個發表網路文章的女孩。「作家?拜託,妳也太名不符實。」 那就是我告訴自己的。「我喜歡擔任非營利組織行銷人員的工作。我的收入足以支付我的賬單,雖然不多。我還OK。」
除了我不是這樣。我覺得工作無趣,並且感到不安。但是我不會辭職的。我將努力調適不舒服的感覺,並每天保持精力充沛。

2010年4月,我突然被解雇了。裁員/解僱是上帝和宇宙的推動,促使我邁出了信仰的飛躍,站在這個我夢寐以求的作家夢中。但是我是一隻頑固的山羊,所以沒有看出這點。相反,我拼命發送履歷,因為需要每兩週一次的薪水和保險!在此期間,有時我會想是否需要停止在網誌中投入太多時間,但是我無法停止。就是沒辦法。

經過一年的尋覓(仍然在寫博客),我終於被聘用為一家全球食品品牌的社交媒體經理。第一天,我走進辦公室,下午1點,那幢建築物的牆壁好像開始向我逼近。想從符合人體工學原理的舒適椅子上滑下來躺在地板上。我並沒有因這項新工作而興高采烈。那天晚上,我給新老闆寫了一封電子郵件。我感謝他們給我工作,並通知他們這是我的第一天,也是我的最後一天。我祝福他們,但我做不到。

幾個月後的2012年2月,我獲得了在紅毯上和奧斯卡頒獎典禮的後台進行新聞報導的資格。之所以選擇我,是因為喜歡我網誌文章的製作人認為我應該在那裡。在英國廣播公司(BBC),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和娛樂今晚(Entertainment Tonight)旁邊,哇!

即使還沒有藍圖,我們也必須允許自己成為我們想要成為的人。

那次經歷翻轉了我整個世界:由於我的天賦禮物,因為我的語言文字,我在那個場域裡呼吸著空氣。我怎麼不是作家?我可能不是那些著名大作家,但我是我自己,對作家頭銜的恐懼使我無法真正實現自己的目標。我很害怕,因為我找不到像我這樣的作家的榜樣,但是我自己成了那個榜樣。因此,我現在是其他人的榜樣。通常,當我們想要一些社會手冊沒有教你的內容時,我們會感到害怕,因為沒有地圖,可能會迷路。好吧,那也許我們應該繪製地圖,所以後面的人不會迷路。

創建你所沒有的地圖。那就是我所做的。即使還沒有藍圖,我們也必須允許自己成為我們想要成為的人,而這就從夢想開始。

我們的生活充滿了人們實現的夢想。我們每天使用的事物源於一個認為有可能的人的膽識。我旅行的時候很多次,我都對自己身在這會飛的罐子(飛機)裡感到驚奇。當我注視著與眼同高的雲層時,想:「我的的曾曾曾曾曾祖父母那時會以為這有可能嗎?」 這玩意兒真是神奇!科學由瘋狂的幻想組成,夢想著實際上可以實現的神奇事物。

當我們的夢想成真時,我們正在擴大他人的世界,讓他們知道這是有可能的。

那麼,為什麼我們不以這種方式生活呢?

當我們做夢時,我們就是在允許其他人做同樣的事情。

當我們勇於做大夢想時,我們就是在告訴認識我們的人,他們的夢想也不一定要很小。

當我們的夢想成真時,我們正在擴大他人的世界,讓他們知道這是有可能的。

我們必須做夢,我們必須大膽而堅定地做夢!

要有膽量去做夢和追求。有時,宇宙/神將你的要求擴大到更大更深遠的層面,這是生命最大的驚喜。你將獲得一切收益,因為宇宙將充滿風味的調味料藝術般地調配到你的願望中。

人生的冒險從來沒有保證會是一條直路,一帆風順,而這通常會使人卻步。但是我們必須做夢。即使在最壞的時刻,我們所擁有的,會是夢想中即將來臨的美好事物。

(講者:Luvvie Ajayi Jones)
(編譯:7flow七色嵐)


關於作者

Luvvie Ajayi Jones  是一位屢獲殊榮的作家,演講者和播客主持人,她在喜劇,媒體和正義的領域蒸蒸日上。她是《專業麻煩製造者:恐懼者手冊》(Professional Troublemaker: The Fear-Fighter Manual),以及《紐約時報》暢銷書《我正在判斷你:更好的手冊》(I’m Judging You: The Do-Better Manual)的作者。她用批判而幽默的風格報導了萬物文化。她是#SharetheMicNow全球運動的共同創始人,並經營著自己的社交平台LuvvNation。

:


 延伸閱讀:

推薦課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