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
課程花絮,  學員分享,  心靈舞蹈

心靈舞者|身體的詩歌

在上海參加了林雅雯老師的心靈舞蹈初階和高階,共計八天的課程。收穫頗豐,現在做一個簡單的梳理。

情動於中而行於言,言之不足,故嗟歎之,嗟歎之不足,故詠歌之,詠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這是《毛詩序》裡寫詩歌創作裡「真情」的重要性,在身體書寫的的舞蹈詩篇裡,亦如是。

在以往的概念裡,「舞蹈」是非常專業小眾的一件事。我也曾經非常執念於身體的「軟開度」,執念於在舞動裡造形的完美無缺:精准而迷人的姿勢,輪廓的流暢,四肢的協調。

111.jpg

然而在這一次的心靈舞蹈的學習中,這些概念統統被放掉了。我第一次在一群非常「不專業」的舞蹈觀看中,感動到流淚。同學們在舞池中央心無旁騖的自然表達時,沒有人在意自己是不是「美」,「優雅」,「迷人」。

在一種一切被包容一切被允許的氣場裡,那些過往生命裡的掙扎悸動戰慄被拋出了身體的表面,攪合著音樂在每個獨特的身體上跳躍著。我看著她們的瑟瑟發抖的肩,看他們捶胸頓足歇斯底里絆倒爬起,看著他們流淚的胸膛和孤獨的影,看著他們恐懼的雙臂和找尋的眼,看著她們,感受著她們的顫抖戰慄他們的恐懼呼喚和摯愛,我被一個個真實鮮活的生命擊中,被浩瀚無比的生命之流撼動!每一個生命都如此動人,如此神聖。

222.jpg

那些關乎優雅,美麗,協調,準確,迷人的局限和設定,那些關乎自己身體的一切評判和對於別人眼光的一切在意,都被統統放掉了。生命的詩篇裡,沒有高低雅俗,沒有美醜二元的比較。在你生命的流裡,就做你自己的真實和恰當。那是我們每個人的,獨一無二。

在初階段課程的設置裡,老師有很多的環節去幫助我們喚醒對於身體的感知。「觸碰身體的各個部位」時,當同學的手輕輕放在我酸痛了兩三年的肩頸上,我聽見身體在抽泣。

「我知道你在,知道肩頸你很難過,我在這裡,陪伴著你」,而「我」也在回應那些來自他們酸痛的久遠的呼喚。

444.jpg

當觸碰發生,就像久別重逢的朋友再次相逢,像拉起了告別多年朋友的手,溫熱的觸感。細細密密的掌紋肌膚相合時,多少疏離和陌生一瞬間冰釋。

這麼多年,我們究竟有多麼的漠視自己的身體?當它難過的時候,當他以疾病的形式在呼喚著我們注意,我們有多少愛的回應?多少次我是粗暴簡單的用藥物打壓,封堵,企圖快速甩掉這些「不舒服」,拒絕封住身體的真實表達,鎖住身體的喉嚨。

如此趨利避害的一次次逃避對話後,身體和我們是否還在彼此聯結,彼此相愛?

333

「這是你的膝蓋」;「這是你的腳踝」「這是你的盆骨」「這是你的脊柱」。在同學們輕柔的觸碰和低語裡,我驚歎於自己的身體如此的神奇和完整。哦,我還有腳踝,還有膝蓋,我似乎很少去全然感受一下他們。膝蓋似乎有點點冰冷了呢,它怎麼了呢?它是如此完美精准的連接著大腿和小腿,它帶著我走路,奔跑,它讓我能夠彈跳轉彎,它讓我雙膝跪地學會伸縮有度,學會臣服和謙恭。

「身體是你神聖的宮殿」,雅雯老師說。哦是的。它離我這樣近,近到讓我完全忘記了它就是無上的神奇和恩賜。

000.jpg

建立了身體的聯結後,老師讓我們四個人一組做「愛的觸碰」練習。我將雙手的溫度輕柔的觸碰每一尊「」一樣完美無缺的身體時,心裡滿懷驚歎和溫柔。對這樣一個奇跡恩典,你能不心生敬畏嗎?對這樣本來就圓滿就完美的宮殿,你能不愛嗎?而當我的身體被三個同學輕輕觸碰的時候,我感受到愛人一樣的無限溫柔,這是久違的愛撫。愛人之間,朋友之間,家人之間,我們有多少次能夠如此莊重的去觸碰擁抱彼此呢?而為什麼不以最簡單直觀的方式去表達我們的愛和溫柔呢?擁抱你,就像是擁抱了自己擁抱了世界。

嘿,朋友,下次遇見你,我會給你一個溫暖的,愛的擁抱。

(文/上海心靈舞者參加者 微微)

555.jpg

舞蹈從來就不只是停留在表面形式,而是一種讓我們更貼近自己的方式;

心靈舞者培訓從來就不是
要訓練一群會跳舞的人,
而是在舞蹈中開啟一扇窗,
讓每個人迎向心所屬的地方。

在那裡,
我們用舞蹈歡慶生命,
用身體經驗每個當下片刻,
用心活出最真實多彩的自己。

— 林雅雯

666.jpg


推薦文章:

推薦課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