脈輪

喉輪|關於音樂魅力的神經生理學:音樂如何對我們施展魔法?

「音樂,對世界人類具有合一性的影響,因為他們都理解並熱愛它……當人們發現自己喜歡並熱愛同樣的音樂時,他們就會發現自己彼此相愛。」作曲家Julia Perry寫道,但是在這個基本真理中有一些超越人文主義意識形態的東西——一些編織到我們身體的結構和感覺中的東西,正如偉大的神經學家Oliver Sacks所觀察到的那樣,

「音樂可以直擊心臟;它不需要轉譯。」

心理學家Dacher Keltner在他引人入勝的著作《敬畏:日常奇蹟的新科學及其如何改變你的生活》的一部分中研究了那種未經轉譯的事物是什麼,以及它如何刺穿我們——從他的研究中,世界各地的 26 種文化,在這些文化中,音樂超越所有其他形式的美和靈性,成為我們進入揚升、提高振動頻率最普遍的生物門戶。

在觀察到演奏家音樂會大提琴家 Yumi Kendall 對她演奏的音樂做出身體反應,並給聽到它的人帶來一種具體的魅力之後,Keltner 寫道:「當 Yumi 在她的大提琴琴弦上移動她的弓時,或者當 Beyoncé 的聲帶隨著空氣流動而振動時,或者其他偉大音樂家撥動樂器琴弦時,這些碰撞會移動空氣粒子,產生聲波 – 振動 – 移動進入空間之中。這些聲波撞擊你的耳膜,其有節奏的振動會移動耳膜另一側耳蝸上的毛髮,從而觸發從大腦一側的聽覺皮層開始的神經化學信號

聲波被轉化為一種神經化學激活模式,從聽覺皮層移動到前島葉皮層,後者直接影響並接收來自心臟、肺、迷走神經、性器官和腸道的輸入。正是在這個大腦中產生音樂意義的時刻,我們確實在用我們的身體聆聽音樂,音樂感受也於此開始。

這種音樂的神經表徵現在與身體的基本節奏同步,透過大腦中稱為海馬體的區域移動,海馬體為不斷增加的聲音含義增加了記憶層。

音樂很容易將我們從現在帶到過去,或者從現實世界到充滿無限可能性的世界,因而產生了令人驚嘆的時空旅程。

最後,這種神經化學信號的交響樂進入我們的前額葉皮層,在這裡,我們通過語言賦予這種聲音網絡以個人和文化意義。音樂讓我們了解社會生活的偉大主題、我們的身份、我們社區的結構,以及我們的世界應該如何改變。

在談論不同類型的音樂如何影響我們的心率和荷爾蒙,不同的人在聽相同的音樂時大腦如何同步時——他補充道:

當我們聆聽能打動自己的音樂時,大腦的多巴胺迴路就會被激活,從而開啟我們的思維去思考和探索。在這種沉浸於音樂魅力的身體狀態下,我們常常流淚和發冷,這也是我們在面對神秘和未知時會浮現的跡象……音樂打破了自我與他人之間的界限,可以使我們團結在驚嘆與敬畏的感覺中……當我們和其他人一起聽音樂,我們身體的節奏——心跳、呼吸、荷爾蒙波動、性週期、身體運動——原本分離的韻律,就會合而為一,成為一個同步模式。

我們會感知到自己是更大整體的一部分,可能是一種能量模式,一種時代觀念——或者我們可以稱之為『神聖』的事物。

(https://www.themarginalian.org/)
(編譯:7flow)



.jpg

鼓聲聲波連結神經迴路

內爾(Neher)的實驗研究顯示,鼓聲能使中央神經系統產生變化。節奏性的刺激引發電擊傳導作用,使「通常不受影響的許多感官和腦部運動神經區,透過它們與受刺激的感官區域的連結」受到影響。這是因為單獨的一聲鼓聲其實包含了許多聲波頻率,因此能沿著大腦內的各種神經迴路同時傳導多種脈衝。

此外,鼓聲發出的主要是低週波頻率,這表示鼓聲能傳遞給腦部的能量比高頻率的聲源更多。內爾表示這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為「耳朵內的低頻率接收器比精緻的高頻率接收器更耐傷害,在感到痛苦之前能承受更高頻幅的聲音」。

舞蹈與歌唱也能促進意識轉換

西伯利亞通古斯薩滿是由助手負責所有擊鼓工作,自己則是用舞蹈來設定節奏,他服裝上的鈴鐺和鐵製裝飾品,將隨隨著舞蹈產生節奏來引導鼓聲,並提供較高頻率的音效。這種技巧透過了身體的動作,為薩滿的神經系統提供了能搭配鼓聲音效的訊息,如史祿國觀察到的:「….之所以要『跳舞』,部分原因是為了製造所需的音效節奏。

唱歌也有助於薩滿意識狀態的轉換。薩滿載這類情況中往往會唱著特殊的「力量之歌」。雖然在同一部落中的薩滿,唱的歌詞或多或少有些變化,但通常歌曲的曲調和節奏並非個別薩滿的創作,而是特定部落區域所共有的。這些歌曲的重複性高,曲調相對單調,只有在薩滿即將進入薩滿意識狀態時會加快節奏。它們或許和瑜伽的呼吸練習一樣,對中央神經系統活動的影響具有延遲作用……(延伸閱讀:《用鼓聲遊走於兩個薩滿世界》)


振動是宇宙萬物存在的狀態

喉輪聲音的原素,就是宇宙萬物聲波的共振,包含人體也是能量共振的存在狀態,人和人之間都是有振動的,聲音本身也是振動,聲帶要發出聲音,就是空氣和聲帶磨擦,聲音才會出現,他就是共振的狀態。跳舞其實也是振動的狀態,透過任何運動也都能使脈輪能量流動起來。我們就是一個能量的存在狀態。

化無為有的創造力

當喉輪能量自在流動時,就能夠發揮一個人的創造力。喉輪的位置剛好處在連接頭顱與身體的頸部位置,如果喉輪能量平衡,會幫助心智與身體的緊密連結。喉輪也是唯一有實質出口的脈輪。我們透過嘴巴道出語言,就是喉輪能量的直接表現。

總結,當你越了解喉輪能量,你越能夠靈活運用這股能量來幫助你創造你的每一天。套用「脈輪全書」朱迪斯博士的一句話:『溝通形塑了我們的現實,同時創造出未來。』(摘錄自:《喉輪|成為真實的自己》)


「舞蹈,是一種冥想技巧」

「當『身體的移動』進入到欣喜若狂的狀態時,它就是一種舞蹈。 當你全然投入身體的運動到無我(ego)的階段,它就是一種舞蹈。 你應該知道,舞蹈是作為一種冥想技巧來到這個世界的。

在最開始的時候,所謂的『舞』不是舞蹈,而是為了達到一種『狀態』:當舞者消失了,只剩下舞本身——沒有自我,沒有意念在操縱,讓身體與能量自發地流動。 沒有必要尋找任何其他的冥想方法,如果你跳舞跳到『自我』消融,舞的本身就變成了一種冥想,一種動態式的靜心。」~Osho 

自從卸下舞者身份,致力推廣「以動致靜」的全感知律動靜心課程,至今已邁入第11個年頭。在這幾年分享課程中,遇到許多朋友帶著不同的期望進入課堂,有的人純粹希望開發身體、啓動能量、自在跳舞;而有的人則希望透過舞蹈幫助他們回到自己、與內心連結、在心靈與靈性層次上的提升。

剛開始帶領課程時,從未想到單單只是跳舞,竟然可以引領人們走進不同面向的生命經驗,包含了在:身體、情緒、能量、心靈與靈性各層面的探索與體悟…….

(課程資訊:https://bit.ly/3fppKmJ )

推薦文章:

推薦課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