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舞蹈,  林雅雯專欄

與我的內在舞者相遇

我從三歲就開始跳舞,對我來說跳舞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我的一生都與舞蹈有著美麗的結合。從小學到大學都在專業的舞蹈學校受訓,畢業後順利進入職業舞團工作,渡過了八年的舞者生涯,之後繼續出國攻讀編舞碩士。後來我退下舞者的身分,開始從事專業舞蹈教育者的工作,同一時間也接觸沒有受過正規舞蹈訓練,但對舞蹈有相當熱情的一群人。也因此,我開使認真的思考,如何把舞蹈的美好帶給更多想要跳舞,但是不得其門而入的人。

舞蹈是屬於每個人的,在我們的內在都住了一個會跳舞的舞者,這個舞者不需要別人來教他(她)舞步,就會自己自在的跳舞。

P1480486

如果你問我為什麼對跳舞情有獨鍾,我的回答是:『因為在舞蹈的過程中,我可以感受身體的流動,無拘無束,讓我覺得活生生的存在著。』我的心跳與呼吸在舞蹈中變得栩栩如生,他們是我生命的動力,我珍視他們帶給我鮮活的體驗。我喜歡舞動中的身體進入自發的能量流時,完全不需我去思考該怎麼動,它就自己在一種流動的狀態裡,而我的內心卻能感受平靜。

我也曾在人生低潮的階段,經驗不到跳舞帶給我的生命力,那是在我將跳舞只當作一份工作時,我逐漸跟我內在的那個舞者失去了聯繫。有一天我跟自己說:『我不知道怎麼跳舞了,我一點感覺也沒有!』那種自發的流動能量從我身體裡消失,我唯一感受到的是被禁錮的身心,我動彈不得,無法呼吸。

當舞蹈不是由內心引發,充其量只能淪為一種極度表面的演出呈現。或許因為舞蹈本身的絢麗或精湛,能夠暫時蒙騙被舞蹈所感動的觀眾,但是唯一騙不了的是自己。可悲的是,有時候當唯一的觀眾是自己時,你連自己都蒙騙了。當身與心沒有處在合一的狀態下跳舞,如同沒了靈魂的軀殼,行尸走肉般的苟言殘喘。這就是我在人生最低潮時的真實體驗。沒了靈魂,跳舞也失去了意義。直到我放下繼續扮演一個“專業舞者”的角色,不再把舞蹈只當作一份職業的那一刻起,我才再次的與我內在的舞者相遇。

AH7Z9274

在我人生第一次的舞蹈靜心中,那失落已久的靈魂,終於被喚醒。在那次經驗中,我觀察到我內在有一股活生生的動力,是我從未發現的,這股動力如此的強大,讓我的身體在那個當下隨它狂放的舞動。

那是個前所未有的舞動經驗,這對於一個訓練有素的專業舞者來說,簡直是無可置信但又令人興奮的過程。與其說是舞蹈,那更像是一種不居形式的強烈能量振動。我的身體在前一刻被帶向天,猛力跳起,而下一刻瞬間被扯下地,翻滾爬行,而我的聲音則狂野的吼叫哭喊。一開始我內心感到害怕不安,後來在支持者的引導下,我學習著與這股能量共處。我成為一個觀照者,看著這股能量帶領我的肢體恣意的舞動。

那是一種如同解放般的新奇體驗,之前那份禁錮身心的感受在那一刻得到了釋放。我的身體變輕盈,我的心也輕鬆起來。從那次經驗後,我愛上我體內的這股自發能量。我知道它一直都在我的身體裡,只是以前都在沈睡中,現在終於被喚醒了。

這個經驗讓我體會到人的無限可能,我們所發揮的潛力實在太少了,而我們對於未知或無法掌握的一切-尤其是關乎到自己時,帶著太多的恐懼與不安,因為害怕跨越那條安全界線後,可能沒有能力接受還未準備好去面對的改變或自發的生命流轉。

我在這個經驗中看到了自己的擔心害怕以及無能為力,然而我也看到了我生命的韌性,只要我帶著信任,放下死抓不放的,順著生命要帶著我去經驗的,掉進那未知中,存在自然會為我打開另一扇門。而舞蹈就是把自己丟到那個未知裡,因為你永遠都不知道下一刻它要帶你去經驗什麼,這是需要多大的勇氣和冒險的心啊!

現在,當我覺得心煩意亂時,我跳舞;開心喜悅時,我跳舞;獨處時,我跳舞;與他人在一起時,我跳舞;任何時候當我感受到我內在舞者想要跟我溝通,我跳舞。甚至不需要任何理由,當那股能量來了,我就跳舞。

跳舞讓我安住於每個當下,跟自己在一起,同時幫助我找到回家的路。當你願意去相信你的內在也有一位舞者時,就是你準備好躍入那未知又令人振奮的生命流轉中!

撰文者:林雅雯


延伸閱讀:

推薦課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FB 粉絲頁
YouTube 影片
Instagram 照片
Line@生活圈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