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
心靈舞蹈,  林雅雯專欄

第一堂課的啓示:放下堅持,信任交托給每個當下

2007年我離開舞團,開始帶領第一堂心靈舞蹈課程,那時受邀幫一個心靈團體編排完一支大型活動的心靈舞蹈開場舞,他們希望我可以繼續帶大家跳舞,而我也希望能夠有機會開始發展讓一般大眾都可以跳舞的課程,這個機會成為我從舞者生涯轉型躍入帶領心靈舞蹈的契機。

在此之前,我從來沒有教過未受專業舞蹈訓練的人跳舞,於是我試著把自己在專業上的學習,以我的理解再加入一些以前在上心靈課程中的元素,譬如自由舞動、呼吸、靜心等放入課程中。

P1400653

徒法煉鋼的授課模式

為了設計這樣的課程,我下了很大的功夫在做事前的教案準備。除了整理八週課程規劃,我還把每一堂課的課程大綱清楚擬出,包含音樂,帶領內容等細節。其中最重要的是,我為每一段舞蹈練習以逐字稿的方式記錄下引導詞。

自發舞動的課程與舞蹈技巧最大的差別就是,沒有必須要學習的標準動作或舞步,帶領人不是用肢體示範舞蹈動作,而是需要透過口頭的引導來幫助每個人去感受或掌握舞蹈的氛圍或舞動特質,以幫助他們自己舞出自發舞蹈。因此引導詞所創造出來的意境或以口頭引導動作的發生就變得很重要。

一開始因為不熟悉這樣的教學方式,所以我非常仰賴逐字引導詞,每次課程中有一大部份時間其實我是看著電腦中自己寫的逐字稿來引導學員進入他們的舞蹈。雖然還是能夠完整的把課程帶完,但是因為我無法全然的與學員互動,也無法感受當下他們的流動而即席調整內容,所以流於比較規矩框架的帶課風格。

勇敢

教案是死的,而人是活的!

因此當我帶完整期課程後,有一個學員就在問卷中給我這樣的回饋:『老師妳的課程真的很棒,但是如果你不要每次都對著電腦唸引導詞的話,那就更棒了!』她的回饋對我來說等於是當頭棒喝!

回想那段帶課的階段,我其實是把專注力放在如何帶完一堂課,也就是說,我在乎的是關於我是否有照著我的教案進行,是否掌握了我設計出來的所有細節,甚至誇張的試圖要將我所寫的引導詞,一字一句都不漏掉的完整唸出,才不枉費我寫出的精彩字句!

當我逐一檢視每一項時,我才恍然大悟,這樣的帶領方式其實是非常主觀的,以我為出發的,而沒有站在整體的狀態下去感受的。我完全忽視了當場每一個活生生的個體,他們正在展現的舞動,跟他們的靈魂溝通。一點都不臨在與當下,也因此切斷了跟他們之間的連結。我也看到我沒有給自己足夠的空間和彈性,其實教案是死的,人才是活的。而我卻專注在死的框架,忽略了當下所有即席的發生。

5 Rhythms

在每個當下,向那更大的打開

在那次經驗之後,我學習著慢慢放下固有的堅持與框架,我還是會做好事前的備課,但也讓自己在每次的帶領中完全的臨在。雖然這個轉變過程花了我很長時間,但逐漸的我可以開始去感受每個在場的人的呼吸與心跳,還有他們隨時在轉換的情感與細微能量的變化,而因應著所感知到的一切,在當下給出最恰如其分的場域氛圍與引導話語。我意識到,當我對每個當下打開的時候,那股交託給更大力量帶領的信任於是產生。

我無法說明那是什麼狀態,但是當我把自己交出來時,就會感受到是那股更大的能量透過我的嘴巴在適當的階段說出最貼切的話語來引導學員進入心靈舞動。每當我進入這個狀態時,我全身會起雞皮疙瘩,就好像電流充滿全身,能量在我體內流動。那是一種理性與感性合體的狀態,我同時可以感受臨在,把自己交託出來,又能夠清晰的靠我的本能進行其他技術性的工作,譬如切換音樂、調整燈光、空調、噴灑淨化噴霧等。這樣的能力在這幾年帶領無數團體的歷練下慢慢的培養出來。

04

與更高意識接通的狀態

與其說那是我在帶領課程,我會說是一個無形的力量在帶領的。在往後幾年靈性學習中,終於理解,這種狀態就是一種與更高意識能量接通的狀態。有的人是透過文字書寫或繪畫的形式,而我則是透過肢體舞動再經由話語傳達引導。

我學習到的是持續把自己清空,在每一個當下傾聽給出,因為唯有如此,才能允許自己成為一個管道,為更大的整體服務。當自身能量在對的狀態時,方能引領他人進入到每個人與高頻連接時經驗體悟的狀態中。

撰文者:林雅雯|7flow七色嵐創辦人


延伸閱讀:

推薦課程:


06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